tisot0t0

全职/足同/乱七八糟 初中苟 还在进步

【1109蝴蝶蓝生日快乐】他

【1109蝴蝶蓝生日快乐】他

失踪人口诈尸

他裹着大蓝棉袄,坐在电脑前。
桌角放着一杯茶,摇摇欲坠。
他胖乎乎的手指在键盘上跳跃着,频率不高,却灵活得惊人。
外面天黑着,唯有几颗星星在艰难的喘息着,挣扎着发出微弱的光。
他忽然直起包在大棉袄里的腰,右手伸向鼠标,摇动,点击。
保存,发送,关闭。
他站起来,喝了一口茶,合上了电脑,出阳台抽口烟。
茶冷了,他看看手表,也三点多了。
房间里女儿睡得正香。
他笑笑,点上了大中华,趴在栏杆上出神。
成年人的生日哪有什么祝福、派对这些花里胡哨的,生日对他来说不过是平凡的日子中的里程碑罢了。
他是个普通人。
但他键盘敲下的人们,是一群人的荣耀。
也不知他烟头的一点点火星点亮了多少个黑暗的夜,又湿了多少个少年的眼眶。

给朋友的信
火漆成功翻车

【喻江扯皮向】江海寄喻生

【喻江扯皮向】江海寄喻生
喻文州和江波涛这两个人。
如果只是简单地看,好像是挺像的。
都是笑得很好看的老实人…
都是整个队伍里让队友们粘合起来的…胶?

事实上他们两相差还挺大的。
喻文州是善于组织,他懂得用缜密的战术让队友们的特点融合,长处发扬出来。蓝雨,知名的特点战队,如果没有喻文州大概只能是一个争季后赛名额的中上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想到广州富力,我猜想没有喻文州的蓝雨在联盟就是富力这个地位,一个…老牌黑马?
然鹅江波涛更多擅长的是查缺补漏,填补队友的不足,俗称擦屁股。轮回战队被称为所谓的"一人战队"我觉得这是有误的。在我们看得到的地方是周泽楷的闪耀表现凯瑞全场,但是我们时常看不到的是常给队友打辅助,打配合的江波涛他在用自己填补着队友们留下来的坑。
这样一看来他们两个似乎连可比性都没有了。一个像是引导者,另一个是填坑者。但确实就是他们,把蓝雨和轮回内部分别粘合得非常好,无论是战术上或是生活中,这两支战队的内部关系都是极好的,世称"庙"和"牛郎团"。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我做出一个狗屁的猜想,如果某一只队伍如此有幸同时拥有喻文州和江波涛,那绝对是一只流畅性极强,效率极高的好战队。
令人惋惜的是原著中喻文州和江波涛的交集少之又少。
我想到一个他们友情向的沙雕剧场。
他们俩去吃饭,
"想吃点啥"
"啥都行"

【黑遍霸图】韩文清的宝贝红绳玉环环项链护身符

韩文清的宝贝红绳玉环环项链护身符

这个大宝贝是李艺博发现的。
李艺博:震惊!关我屁事。

但是这个破事确实这么下来了。
第二个知道的人是韩文清头号粉丝霸图老板。
老板:啊啊啊文清的项链好可爱红色的细绳子太加分了嘤嘤嘤想在文清的项链上蹦极!?

后来张新杰刚来的时候也发现了这条项链。
那时候的他似乎还不是特别成熟,盯了韩文清一节练习课。
韩文清os:这小孩看我这么久干嘛呢?
张新杰os:队长这条项链怎么这么像我弟小时候带的那一条呢。

宋奇英身为韩文清钦点的接班人,自然得到了韩队的指导比其他训练营的宝宝多。
平时的指导基本就是,韩文清双手环胸站在后面,宋奇英腰杆挺得直直的,不敢怎么擦汗,听着韩文清讲这里那里可以这么打
某一次韩文清看他实战时突然想到一个适合他的打法,直接俯下身子给宋奇英在电脑和键盘上指导了几个地方。宋奇英吓了一小跳,整个人是非常紧张的状态,浑身紧绷,机械地点点头。他感觉到有什么凉凉的石头在他的肩头蹭着,滑着,有点…痒。他想挠,又不敢,只好忍着这一点小难受,尝试把韩文清说的打法打出来。
他的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着,一个泰拳警告打趴了训练系统的对手,韩文清露出欣慰的眼神,厚实的大手啪地拍在宋奇英肩头,"小老弟,你不错。"随后他直起腰,玉坠正好晃着打在宋奇英肩膀上方。
这一下把勉强放松一点的宋奇英完全吓到了。他整个人像是触电一般猛的从椅子上弹起,又惊魂未定地用双手撑着椅子,好一会儿才回头看着韩文清。
韩文清:…

再后来张佳乐来以后,再次发现了这个在霸图是半公开的秘密。
他震惊,立马发了条微博:
张佳乐V:我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老韩带着一条超可爱的项链!!红绳穿玉环环那种,哈哈哈你们别告诉他
热门评论:
张新杰V:知道了
宋奇英今天也在努力V:前辈也发现了哈哈
李艺博V:我发现了八年了都,你才发现啊

韩文清不用微博,但他觉得有什么很正常又莫名其妙的东西在他背后发凉。

【0912刘小别生日快乐】少年仍是少年

【0912刘小别生日快乐】少年仍是少年
年轻的刘小别心气高,有着少年的自负和盛气,不想屈居于高英杰的笼罩之下,出走英伦。
这一走则是三年,先是在L队大爆发,迎来了职业生涯的巅峰,他随队拿遍全欧大半冠军,在国家队也打出了超乎预料的能力,多少人觉得惊喜。他不觉得,他轻狂地认为这是他刘小别崛起的开端,是他的天赋配得上的荣誉。
然后他被高价挖角到了C队,多少L队的粉丝为之哭泣,刘小别笑,他是为了荣耀而战,他说他不在意。但他在C队的一年先是遭遇伤病,两个月没法上场,待有机会上场时状态全失,三番五次以离奇的方式输了比赛,失去了队长和粉丝的信任。【怎么会这样】他双手捂着太阳穴,泪如雨下,骄傲如他竟在选手席上哭起来。他心灰意冷,甚至生了退役的念头。
他憎恨C队,憎恨在C队不争气的自己,他试过调整状态,调整打法,可是成绩越发的差,刘小别尝试让自己相信是赛季初的伤病让他下滑,他的手,真的支持不起这么高的手速爆发。
在他最灰暗的日子里是一个电话救了他,那一天他坐在公寓的顶楼围栏上,想就这样草草结束他没有意义的生命。可他还有舍不得的东西,他热爱的,他为之奋斗的,荣耀。
电话响起来,高英杰。
【小别,累了就回来吧,飞刀剑还在。】
【我…没脸回去。】
【我们还在,微草还在。】
【真的吗…】
【想回来的话,我们都是欢迎你的。】
【让我…让我再试几次,我…】
【如果不回来的话,在那边也要好好发挥。】
【英杰…我…】
刘小别的眼泪决堤般地溢出,他尝试用T恤擦掉,却止不住地落下,落在衣服上,裤子上,从落到两腿间的空当,滴下了楼。
他的声音在颤抖,他想不到自己最落魄的时候是自己最对不起的队伍,也是自己曾经最热爱的队伍给了他最大的支持,他感动,更多的是愧疚和对自己的不满。
他转了个身,滑下围栏,站在天台上,冷风从他背后吹过,耳边是唰唰的声音,他强压住自己的情绪,向安静很久的电话对面小声地说,【谢谢你,也谢谢微草。】
随后刘小别挂断了电话,他不想让最牵挂他的人们知道他现在的情绪是多么激烈,他的自尊心不允许他们知道他这样子。
刘小别放下手机,抬起头看着天空。C市天空还是那样阴,喘不过气。
赛季末他顶着舆论的压力回到了微草,被世人所诟病。但他已经无所畏惧了,他笑着对批评他的人说,那又怎样。
反正,少年回到了他梦开始的地方啊。